您現在的位置: 深圳順豐集運倉 >> 生活頻道 >> 文化 >> 歷史塵灰  >> 正文

盧溝橋事變報道第一人:用生命記錄抗戰的戰地記者

ym.zhongguowenhua.info 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 用手持設備訪問
二維碼

  1937年7月10日,清晨的北平城裏,一個揹着相機、身材高大的青年,走出家門,跨上自行車,一路疾行。

  他從北平隻身穿越炮火,來到盧溝橋一帶,被日軍截住,“他們先疑我為中國軍的高等偵探,理由是新聞記者沒有勇氣到日軍方面來,然而由於我的態度自若,這個猜疑也就消除了”。一小時後,他有驚無險地通過盤查,成為盧溝橋事變後首個抵臨現場的新聞記者。

  在這天之後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裏,這名青年將成為中國近代新聞史上,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。

  他是方大曾,筆名小方。

 

  他説:“方者,剛正不阿也,小則含有謙遜之意,正是為人處世之道,我就是要做一個正直的、於國於民有用的人。”

  “永遠都在旅途中”

  “時到如今,我們的民族再也不需要那温柔幽雅的陶醉,而該有魁偉豪邁的姿態了!江南的朋友們,你們都到這裏來吧,不只是這裏的風景好,而且是因為這裏的疆土需要我們的保衞啊!”

  ——方大曾《從大同到綏遠》,1936年

  1912年,方大曾生於北京一個殷實之家。讀小學時,母親用7塊大洋給他買了架相機,從此,相機成了他形影不離、患難與共的夥伴。

  踏訪盧溝橋前線,並不是方大曾第一次單槍匹馬奔赴戰場。妹妹方澄敏曾在文章中回憶,九一八事變後,哥哥就天天都在東奔西跑,永遠都在旅途中,“他總是帶着一把雨傘、一條毛毯、一個揹包、一架照相機就離開家了”。

  1936年11月,綏遠抗戰爆發,這是盧溝橋事變前,中日之間的一次大規模局部戰爭,中國軍隊先後取得紅格爾圖戰役和百靈廟戰役大捷,舉國振奮。12月4日,方大曾隻身登上火車,由北平趕往綏遠前線,開始了長達43天的採訪。

  此時,他剛從中法大學經濟系畢業滿一年,在和友人一起成立的“中外新聞學社”擔任攝影記者。

  在後來的報道中,方大曾寫道:“為了把綏遠抗戰的情形,可給讀者一個實際的真確的認識,所以記者乃有前線之行……聽到車窗外面咆哮的大風,就覺到冷慄,而體會到戰壕中守衞國土的將士之身境。啊,冷!凍得死人的冷!”

  零下30多攝氏度的塞外寒冬中,方大曾搭車、騎馬、徒步,日夜兼程。他拍攝了數百張照片,寫成《綏東前線視察記》等多篇戰地通訊,記錄下士兵們挖戰壕、擦機槍等備戰場景,和軍官們對抗戰的思考與熱誠。

  期間,方大曾遇到同在前線採訪的著名記者範長江,並告訴對方,自己馬上就要騎馬前往剛發生過戰爭的百靈廟。

  他準備斜穿陰山,經百靈廟等處,再橫穿一段草原,考察沿途所經地帶被偽匪蹂躪後的境況。這段路程十分兇險,自戰爭平定後,還沒有一個記者去過。

  “那是雄壯而艱苦的旅程,這位平時沒有被人重視的朋友,今天卻來這樣一個壯舉。”這個“碩壯身軀、面龐紅潤,頭髮帶黃的斯拉夫型青年”因此給範長江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在文章中感嘆:“青年人的腦海中,只有光明與勝利的追求。所謂危險和艱難,我們容不得多加考慮,驚人的事業,總成功於常人不敢為之中。”

  方大曾的確是不懼艱險的。今天,人們能從方大曾留下的自拍照中看到多張他攀登在高處的形象——在塔吊上、天梯上、山頂上,這個年輕人似乎總想站到更高的地方。

  這種被母親評價為“愛冒險”的性格,伴隨思想的成熟與時局的牽引,使方大曾註定走在時代前列,而留給人們一個遠行的背影。

  在綏遠前線,方大曾寄給母親一張自己身着戎裝、頭戴鋼盔的照片。上面寫着:“母親大人存念 男小方攝於1936年冬時執行攝影工作 於綏東戰地”。

  方澄敏覺得:“這就表示,從那時起他就要出去了,不定在哪,他早已立志獻身於自己喜歡的事業,而不管是天涯海角了。”

上一頁 1 23下一頁
相關新聞
從親歷屈辱到盡享安寧——親歷“七七事變”耄耋老人宣講抗戰歷史

永定河畔,盧溝曉月。數百年歲月靜好的“燕京八景”之一,84年前卻成為見證中華民族屈辱歷史的鐵證。   7月5日,鄭福來老人在北京盧溝橋為遊客講述抗戰歷史。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  頭頂遮陽帽,漫步盧溝橋,觸摸石獅子,作為“七七事變”的親歷者,90歲的“光榮在黨50年”紀...

和平與發展事業必勝

84年前的7月7日,日本侵略者悍然發動盧溝橋事變。民族存亡之際,全體中華兒女奮起反抗,8年浴血奮戰,迎來了近代以來中國抗擊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。如今,在我們大步邁向民族復興之時,更應當銘記這段歷史,從中汲取力量,在新時代續寫和平發展篇章。   前事不忘,後事之師。84載春秋易逝,戰爭留下的記憶和教訓卻從未遠去。如今宛平城的城牆,仍保留着當年的...

數風流人物丨愛潑斯坦:洋麪孔 中國心

愛潑斯坦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   “我愛中國,愛中國人民,中國就是我的家,是這種愛把我的工作和生活同中國的命運聯繫在一起。”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,一塊書頁狀的石碑上,有這樣一行文字。   説過這句話的是伊斯雷爾·愛潑斯坦,一個長着外國面孔的中國人。   1915年4月,愛潑斯坦生於華沙一個猶太家庭。兩歲時,他隨父母來到中國,先居住在哈爾濱,後在天...

盧溝橋鎮老鎮長——“要把抗戰歷史告訴更多人”

鄭福來,盧溝橋鎮的老鎮長,今年已經90歲,世代居住在北京西郊的盧溝橋畔。1937年盧溝橋事變發生時,炮彈就在他家的房前爆炸。作為盧溝橋事變的親歷者,講述抗戰歷史、傳承偉大抗戰精神,成為鄭福來一輩子的事業。從1951年開始,鄭福來就當起了義務講解員,直到現在。 雖然已是耄耋之年,但講解抗戰歷史,鄭福來老人從不喊累。“年齡大了,我得抓緊時間。”他説自己正...

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轉折點(崢嶸歲月)

1937年7月7日,是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。這一天,日本侵略者製造盧溝橋事變,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,企圖滅亡中國。 1945年8月15日,也是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。這一天,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。   在抗日戰爭中,中華兒女為國家生存而戰、為民族復興而戰、為人類正義而戰,以軍民傷亡3500多萬人的巨大民族犧牲取得了偉大勝利,深刻昭示了正義必勝、和平必勝...